字节跳动计划重启“飞聊”:主打语音交友,曲线挑战微信

字节跳动的“社交梦”,仍未覆灭(www.zhenLv.net)。

近日,有媒体报道称,字节跳动此前已在应用商店下架的社交产品飞聊正计划重启。只不过重生的飞聊将有别于从前,新版飞聊将会主打即时性的音频社交。

从近几年,字节跳动在社交领域的迂回介入来看,被封杀、产品失败都未消除过其做社交的念头,还颇有愈挫愈勇的意味。

社交念头未断

据悉,飞聊是字节跳动在2019年5月推出的一款即时社交产品,最初有人将其称为字节版的“微信”,但是在使用后就会发现,其实飞聊更像是一个贴吧化的“微信”,在飞聊中最重要的两个版块就是好友推荐和发现小组,无时无刻的提醒你该“扩列”了。

飞聊用户除了通过系统推荐来添加好友外,还可以授权APP通讯录权限,添加通讯录中的飞聊好友。从版块设计和功能上看,飞聊瞄准的是微信与陌陌之间的一个微小“夹缝”,在以陌生兴趣社交为基础的情况下再引入部分的熟人社交。

上线之初,飞聊曾经推出了多个拉人活动,希望能够吸引到用户的加入,并且在旗下的抖音、头条等APP中进行引流。虽然一开始依靠流量池导流,飞聊实现了“高开”,启动第一个月就打入Apple Store社交应用榜前五,但很快就“走低”。

究其原因,不管是头条还是抖音,用户和创作者之间其实都没有形成稳定的社交链,用户与用户之间的连接则更加薄弱,即使直接在显眼位置提供了入口,但是对于两大平台的用户而言并没有太大的动力主动进入一个新的社交生态。

到了2020年年底,字节跳动就已经基本上放弃了飞聊的开发,产品负责人单袆离职后,字节将大部分开发人员转岗到了当时最热门的在线教育线,仅保留少量的维护和运营,主要负责iOS版本的维护和更新,而安卓版本更是早在2020年4月就已经停更。

不过,估计没有人想到它会在短短两个月后就“复活”,这次字节跳动选了语音社交的方向。音频社交的好处在于,它是纯陌生人社交,不再聚焦于熟人关系,更多地偏向于陌生人之间的互动、交流,这一点有别于微信。

当然,这一模式在国内能否成功,还是个未知数。

为什么要做社交?

作为一个拥有6亿日活的短视频平台,抖音在商业形式上已逐步跑通,甚至一度占领用户最长的每日使用时间。那么,为什么字节系还要对不赚钱的社交如此执着呢?

业内人士认为,移动互联网的人口红利目前分为三个阶段:流量、注意力和交际人口红利。

在字节系的产品生态上,流量已经有了,今日头条和抖音都分别坐拥几个亿的用户量;而在用户注意力上,这一点使用过今日头条和抖音的用户应该都能够感受到这两款产品庞大的粘性。

当你刷着刷着,不知不觉时间已经过去了几个小时。

可以说,字节系目前坐拥互联网人口红利的两大法宝:流量和注意力,就差交际人口红利。

交际人口红利为什么那么重要?在各类互联网产品中,社交产品的网络效应无疑是最强的,除非终端(智能手机)被颠覆,否则基本不会被取代。

因为人总要社交,要维持人际关系网络,那么就必定离不开你,微信上社交属性涵盖了多种多样,包括工作、家庭、朋友、恋人关系等等,这些关系都令用户难以脱离这个App,甚至其成为了生活很重要的一部分。

在2021年1月极客公园大会上,张楠也提到抖音做社交的缘由。其认为,人是社会化动物,想要去表达、想要跟他人产生衔接,这是本能。

长期来看,抖音的用户增长以及使用时长终会见顶,要处理这一问题,从内容的文娱性上下功夫,难度只会更大,且会加大运营本钱。从另一维度考虑,社交无疑成了很好的处理方法。

试想,假如抖音能做成社交,那意味着,无需花更多精神,就可完成让用户随时都想上抖音看看:他总会想晓得本人亲朋好友又发了什么日常,本人昨天发的生活视频有没有人点赞。

除了完成稳定日活,字节跳动做社交自然还有更大战略目的:为旗下越来越多的文娱类产品找到一个根底分发平台,使本来分散、各自为战的兵力构成协作效应。

几年时间,字节系在文娱方面的规划越来越全面,图文、影视、音乐、游戏包罗万象,借用社交杠杆撬动传播的需求也越来越激烈。而和腾讯相比,字节系俨然少了一条相似微信,能把一切文娱产品合纵连横起来的社交细线。

逃不出微信的手掌?

社交App的广阔市场红利十分诱人。有媒体统计过,从2019年以来,字节跳动、阿里巴巴、百度、网易、小米等企业总共推出了30多款社交App,涵盖了视频、语音、职场、匿名、相亲等众多细分赛道。

不过,能够实现持续运营的寥寥无几,绝大部分都已经下线或停运,特别是熟人社交类的,没有一个能撼动到微信。

2019年,字节跳动发布新产品“多闪”,为了避免与腾讯在即时通讯领域直接交锋,多闪选择了另一条赛道。就像当时今日头条CEO陈林所言,“微信像一个广场,身在其中压力很大,也不敢随便发言或是放松。我们只把最亲密的人联系起来,干的是不一样的事情。”

然而,腾讯的反应迅速而果断,在多闪尚未正式发布的测试阶段,即已被微信封杀。多闪折戟不久,今日头条又研发了一款对标微信的IM产品“飞聊”。不出意料,飞聊也获得了多闪相同的待遇,2019年5月20日上线不到一小时,飞聊用户名片二维码被微信全面封禁,此后一蹶不振。

而且,即使是存活下来的陌生人社交也难逃微信的手掌心。

不论是陌陌、探探的陌生人社交软件,还是知乎、豆瓣类社交平台,“加个V”、“加威信”已经成为各种暗号,刚认识的陌生人又回流到微信上,再次稳固了微信社交老大的位置。

业内人士认为,当前,后起之秀想要超越微信基本不可能。字节系想要分羹的话,则应该从熟人各类社交需求中,细分出最具文娱性的局部,与抖音相辅相成,扎根相对小众的社交赛道。

除了“复活”飞聊,近年来抖音在社交属性上也动作频频。2020年4月,抖音内测“连线”和“熟人”新功能,同时测试陌生人社交与熟人社交,正式开启了抖音在社交方面的探索;到今年3月份,抖音内测了一个“一起看视频”的功能,方便用户邀请抖音内的好友一起观看视频,并且支持实时语音对话。

“张一鸣一旦认定一个产品,就特别狠,会不计预算的投入。”一位接近张一鸣的人士曾如此表示,在社交领域,张一鸣执着的性格可谓体现得淋漓尽致。

而在字节系频频发起冲锋之时,腾讯除了扎牢微信的篱笆外,也没有闲着,据不完全统计,2019年11月以来,腾讯先后推出7款社交类APP,涉及熟人社交及陌生人社交,形式则有图片、声音、视频等,可谓从各维度出击探索。

当前,字节系的社交梦还没有出现真正的突破口,腾讯也丝毫没有放松警惕,两者的社交之战必将旷日持久。

主营产品:撕碎机,工程机械,木材粉碎机,炒货机,钢筋截断机